有些人就是該死  

作  者:彼得.史汪森(Peter Swanson)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  

【故事簡介】

  人都不免一死。

  如果在神設定好的大限來到以前,先壓扁幾顆爛蘋果,有什麼關係?殺了只會利用人、糟蹋人、濫用他人善意的傢伙,不是為世間除害嗎?

  從倫敦飛往波士頓的深夜航班登機前,泰德遇到了神祕的百合,兩人品嚐著馬丁尼,玩起「真心話」的遊戲。

  真心話總是危險的。

  泰德說起自己婚姻的裂痕,講到妻子米蘭妲的外遇,憤憤難平。他們倆本就不相配,泰德太有錢,米蘭妲太奔放,一點點火花燒起的熱情,走到如今像是陳腔爛調的肥皂劇。

  當泰德講到米蘭妲所作所為真是該死的時候,遊戲開始失控,因為百合的反應不是驚訝、勸誡、安撫,而是不疾不徐地說:「我可以幫忙,畢竟有些人就是該死,尤其那些欺騙、糟蹋伴侶真心的人。」

  飛機落地,決心殺死妻子的泰德與百合已變得像熟識已久、可以託付性命的戰友。只不過百合少說了幾件往事,那些從她很小很小的時候開始,跟她密切相關的謀殺。

  這對共謀犯在一連串計畫內與計畫外的事件中,展開了貓捉老鼠的冒險。不過,精密算計的可不只一組人馬,,交叉變化讓一切更加詭譎而出人意料……

  不可思議的逆轉情節!四名捉對廝殺、心計百出的男女,猜猜看,誰能活到下一頁?

【讀後心得】

         不目睹社會案件,一個人被野獸般的憤怒吞噬了理智,可以毫不留情的往對方砍殺二百多刀置對方於死地,那份喪心病狂的殘酷直叫人毛骨悚然。但當憤怒隨著時光流逝慢慢褪去,取而代之的也許只剩下悔恨與痛苦,這種我把它歸屬於「狂」的殺人。另一類則是事先不斷詳細縝密的規劃,動手過程極為精準冷靜,事後就像風吹落葉般自然,甚麼都沒發生過,這種稱為「冷」的謀殺。「狂」與「冷」哪一種心性讓人真正感到懼怕? 

                「冷」的謀殺做法中能從「蓄意」殺人布置成「意外」死亡,不留下任何痕跡且完全沒有破綻,在恢恢法網的制裁中閃避自如,則又算「謀殺」境界最高層次。在故事中的主角百合就完全符合這些最高要求,她利用男友艾睿克天生對堅果過敏的疾病,隱藏解藥殘忍殺害,以洩背叛之恨的橋段,即使計畫出現些許變化,仍巧妙執行的天衣無縫恐怖得讓人倒吸一口氣。而艾睿克的死亡只讓警方和外人感覺:「該死!怎麼會這樣?!」一切只能說是粗心和運氣不佳的倒楣……死得意外毫無證據讓人看了驚顫不已。但讓人不寒而慄的主要在於每一條生命在百合手中結束的過程,對她而言就好像只是微風輕吹湖面稍稍引起短暫的波紋,下一刻立即能使生活恢復如呼吸般的平靜與自然。

            《有些人就是該死》顛覆我對第一人稱寫法的負面印象,厲害!舉凡以「我」為敘述手法的作品,都是個人閱讀時最害怕接觸的類型,如《列車上的女孩》、《跟蹤》、《免責聲明》……。當作者太過著重於主角內心世界,著墨在猜疑多慮的思考與脫離現實的想像時,總讓人感覺太過枯燥冗長乏味,甚至會文章灌水歹戲拖棚之嫌,彼得.史汪森這部作品卻沒有這樣的反感浮現,也許和作者寫作功力與技巧有關因為故事中的第一人稱都是不同主角所組成。故事有著幾處出乎意料的轉折,讓情節更加曲折充滿驚奇與變化。尤其可以將殺人寫得如此輕鬆,甚至無法將兇手繩之以法的理由也合情合理,真是不得不對作者用心構思感到佩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舞塵 的頭像
舞塵

每一個活著的年代都艱難

舞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